网站首页

《星星》搞笑翻译 从哪儿来?记者探访神秘字幕组

摘要:  从已经完结的《 继承者们》长腿欧巴,到今天大结局的“星星”都教授,还有等待接档的《三天》朴有天警官,最近的热门韩剧多得犹如井喷,每到周四周五,身边总能出现几个黑眼圈乱头发的熬夜追剧党,各大剧集贴吧里最 ...

 从已经完结的《 继承者们》长腿欧巴,到今天大结局的“星星”都教授,还有等待接档的《三天》朴有天警官,最近的热门韩剧多得犹如井喷,每到周四周五,身边总能出现几个黑眼圈乱头发的熬夜追剧党,各大剧集贴吧里最常出现的,就是“ 今晚不睡了!火柴撑着眼皮也得死守到中字出来!” 

  等中文版是幸 福的,而“造福人类”的,就是那些让我们在一堆“思密达”乱炖中看完直播、几小时后就能真正理解剧情的字幕组。而有时那些调皮搞怪的翻译还能引领网络流行 。将“思密达”在几小时内迅速“中国化”的字幕组到底是怎样神奇的存在,记者采访了韩剧迷们最熟悉的“凤凰天使”成员“烂笔头”,请她亲自告诉大家。 

  翻译怎么出这么快 ? 

  搞笑翻译从哪 儿来? 

  翻译组成员多 是东北妹 剧迷的反馈也是灵 感来源 

  网上有个很流 行的集合帖叫“字幕组又调皮了”,专门收录各种中文神翻译,而在“星星”中,字幕对白也常有股浓烈的东北大碴子味,最典型的还是“请回答”系列,除了东北的“艾玛”,“傻袍子”,类似四川话“做撒子嘛”等等也时有 出现。 

  “我们翻译最 基本的原则还是一字一句准确对应,尽量不适用方言和网络流行词,但是有时偶尔用几句,发现‘笑果’也不差。”“烂笔头”介绍,就像他们会根据每个小组的擅长领域对应韩剧题材一样,什么题材用什么语言风格也是有规矩 的。“历史正剧、商界谍战肯定还是主打正统,一些轻松搞笑的或者本身涉及方言的才会变通。” 

  “烂笔头”还 透露,凤凰家的字幕之所以常会出现东北方言和网络流行语,是因为翻译团队的成员大多是来自朝鲜族的东北妹子,而且年龄集中在85到90后。“每个人日常 的说话风格也会不自觉渗透到翻译中,比如都教授在16集里和千颂伊接吻 后昏倒,千颂伊说了句‘怎么亲完就仆街’,仆街就是我那个战友的口头禅。” 

  他们有个“三小时 交卷” 

  慢一秒就有夺 命连环call 

  “烂笔头”加 入凤凰天使字幕组已经有七八年时间,在韩国上学生活的经历让她的翻译上手很快,如今已经成了字幕组一名“主翻”,“整个团队总共有一百五六十号人,再按分工搭成一组,每组包括片源、翻译、时间轴、校对、压制,一部 剧大概有四到五个翻译,综艺节目因为时长更长、对话复杂,参与人数更加多。” 

  那么一集“星 星”是怎么从韩语转成中文的?“烂笔头”介绍,都教授的直播时间在每周三周四北京时间近21点左右,10点多差不多能结束 ,“片源战友通过专有渠道拿到片源,压缩后交到翻译手中差不多10点半,翻译在 11点半之内完成,凌 晨左右开始做时间轴,把字幕和说话时间匹配,同时还要做校对,最后是将字幕嵌入视频。” 

  为啥称呼成员 为“战友”?“烂笔头”说,作为一个公益性的翻译团队,以前他们的翻译比较随性,隔几天再出中字都有过,“我们字幕组的属性一直没变,但现在各家字幕组翻好了都是先交给网络商在线播放,基本要求3小时之内交付,晚 一秒催片电话就响个不停,就跟打仗一样。” 

  “烂笔头”的 本职工作是一家贸易公司职员,其他成员白天也扮演着各自的社会角色,但晚上还得兼职“猫头鹰”,播剧日子里碰上出差什么的,还得把手机当电脑“不抛弃不放弃”,“我一般翻周三周四的水木剧,周边朋友都知道,那两天 别找我。” 

  他们在追什么剧?  

  有人翻完全剧 不知演了啥 有人为欧巴翻两字 也激动 

  很多人都好奇 ,这些看得懂直播、又能第一时间拿到高清片源的“韩剧福音”们,自己是哈韩一族吗?看了那么多韩剧和综艺,他们又最爱哪一部?“烂笔头”告诉记者,这个疑问字幕组里基本可以给出两种回答。 

  “我是属于什 么剧都看,而且作为主翻要核对,所以直播也要全部看完。”但是具体翻译时是分人分段完成,“所以战友翻完整部剧,还不知道具体演了啥,有时候后面出现前情提要不是她负责的,还得四处问那儿演的啥……” 

  还有一种兼着 偶像饭和翻译员两种身份的,“我们分组翻译还有一个原则,如果有谁家偶像出演,就会优先考虑这个人参与。”前段时间的《继承者们》,本来已经分好组,但是团队里李敏镐的粉丝很多,“人员已经饱和了还有战友想加塞, 说是哪怕能为欧巴翻译两个字,也开心。” 

  下步打算是什么?  

  压力太大曾想 退出字幕组 但舍不得没见过的 战友 

  “烂笔头”最 初加入字幕组时,韩流在中国还不算特别风靡,“当时市场还没打开,网络平台也不发达,偶像参演的剧也不多,综艺基本都没人翻。”然而随着这几年韩流的大势来袭,以及字幕组、网络商之间掀起的硝烟战,翻译的成本在提 高,时间在压缩,大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 

  “我最多是一 周翻过四五部剧,也就是大约有五六天都在工作。”忙得焦头烂额时,“烂笔头”曾经赌气想过退出,但是最后又年复一年地留了下来。“舍不得这帮认识七八年的战友吧。其实我们的关系很奇妙,每天交流的频率比和家人还高 ,但是很多人却从来没有见过面,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” 

  除了每天在“ 文字战役”中结下的深厚战友情谊,让这些年轻人愿意无偿牺牲自己的时间做翻译的原因还有一个,“就是大家看剧的热情,还有微博上那些留言,说看剧就选我们家的版本。这是最高的认可。”本报记者 赵秀蓉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!open!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:    KG森林舞会网址   好朋友棋牌手机版   9号彩票   全民炸金花   平安彩票